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

为了爱情 我曾到过那里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已婚。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天人不寂寞/张怡微   

2008-07-05 21:0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亚般信誓旦旦地问了我信誓旦旦的问题,他的眼睛里闪耀着自信的光芒.我想象倘若他站在神坛上一定有王者的威严,而我与他对比只能算是个潦倒的骑士.只是我比他苍老比他傲慢,只是我赤裸的身体上有时间的伤.它们一道一道有时候看起来丑陋,有时候也可以拿来炫耀.比方对于那个名叫亚般的小人.他总是抬头看我,他的眼睛里有种令我陶醉的敬畏,而非同情.

我喜欢他.

亚般矮矮的,我这样说是因为他已经不小了.他还拔不动我的箭却已经砸死一只鸟,他当然没有用武器,而是用身体.确切的说他爬上树拔鸟赶到了地上,却不留神落了下来而后砸死了它.那是它第一个战利品,用身体作战是本能,却未必人人都有幸运依靠本能打败敌人.因而有时我羡慕亚般,因为他有灵气.所以我不希望他未来象我一样潦倒,这是真话,这些年我已经很少说真话了.倒不是因为我是个骗子,而是我已经逾越了那种让人信任的年龄.他崇敬我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很多时候我只能纵容他象我一样成长.他学会了偷偷绊马,偷偷在我的马鞭上刻痕.我很少揍他,虽然因为他我出了不少洋相.我总是充满着怜悯,我想他远不如我,我有着坚硬的心,他藏在我的身体里,没有人看见.人们只看得到我的苍老,却看不到我的世故.亚般想使我出洋相,一定使妒忌我,他妒忌我证明他没有看不起我.我也没有看不起他,我们同样强,或者同样弱.

亚般会偷偷的去看苏珊,亚般在自己的马鞭上刻了苏珊舞鞋的模样.他有时候傻的可以紧握着鞭子发呆,愣愣的看着马儿扬长而去.他只是紧握着鞭子,上面刻着苏珊舞鞋的模样.

这家伙与我越来越像,比方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愿自己一天天变傻也决口不提.我早说过他已经不算是孩子了,虽有他有时候仍然哭泣.仿佛战神洗澡时脱下战衣,王者丛神坛上跑向厕所一样,狼狈却真实.亚般昨晚上信誓旦旦的问了我一个问题,他的神情有些恍忽,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问我知不知道,这世上最让人流泪的一句话是什么?

我向说我知道,因为我说过,而后她流泪了.我只让她一个人流过眼泪,不晓得能不能称作"最",当然我的原则是决口不提,因而我告诉他没有,没有一句话能让所有人流泪.亚般将信将疑,我讨厌他问这种纯情的问题.在我的印象里,纯情和弱智枚什么差别.但我没想骂他,他是我信赖的人,他最象我.我嘲笑他,可他不会笑我.

只是亚般的问题让我失眠,让我回想起从前,真该死.我想起自己的年轻,形单影只,纵横四海.我不知道是哪个命运之神当头一棒让我陷入今天的困顿潦倒,从没有人记得我曾经的英勇.人们总是议论"骑士"是不是贵族的职业,我却坚持"骑士"从来不是职业而是信仰.信仰是正义,是无处不在的存在,是无处不在的快乐.是我的信仰让我这样潦倒,可是没有信仰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很多人离开了我,人人都有更高的理想,当他们达到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忘记了我.还好我有亚般,我还有沾沾自喜的东西.他不不比我好到哪里去,这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迷失.在没有战争的年代里,我们的存在看起来是多余的.只是谁不是多余的呢?我和亚般从来不互相关怀,没有相爱如何关怀?我们在深夜里各自疯狂,我们仍然有尊严.我比他更有尊严,因为我从来不问生命什么问题.生命不要给我出什么问题我就谢天谢地了,我何苦多此一举去问生命何去何从呢?

我不知道米诺是不是还好,自从上一次道别之后已经很久不见了.这世界上我最不信的就是缘分,以至于那最后的道别我确信是亚般安排的.我不知道亚般对米诺说了什么.以至于我们的见面一点点也不荡气回肠,我甚至感觉有点好小,于是我笑了.米诺告诉我她找到了真正的骑士爱她,骑士为公主而战.我对她说你阿你阿,竟然吧自己当公主哈哈哈,你阿你阿竟然还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愚蠢的骑士会只为一个公主而战哈哈哈......我说你的脑袋真是比亚般还小,你真好笑......

米诺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吧别人弄哭.我想让她不要哭,我说你不要哭阿,于是她哭的更响了.我后来想起来,发现最能让人哭的话或者就是——

你不要哭了......

我还说你哭起来的样子哪里还象公主哇,后来米诺说你从来都不把我当你的公主,而后她跑远了.

我没有追她,我为什么要追她,她已经找到她的骑士了我为什么还要追她?

我想起了亚般的问题,可是我想不明白我说了那么多话,究竟哪句才是最让人流泪的话.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米诺,庆幸的是,我也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真正是骑士的人.米诺的弥天大谎,真是好笑.

不过亚般根本不必费这番苦心,因为我绝不可能为他去找苏珊.这样说来我有些不义,我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甚至去死也在所不惜,只是我不会让朋友白白受伤害.我知道自己伤不了他,我才没有这个能耐呢,但苏珊可以,而且轻而易举.

只是,米诺是不是还好呢?她是不是会偶尔埋怨我呢?

她会不会还哭呢?是谁让她哭呢?

我没有见过苏珊,听亚般说她是个真正的公主,我想每个骑士都无法抗拒真正公主的美丽,于是我可以想见亚般这个小不点为她着迷的原因.我自己偷看过亚般的马鞭,因为上面有苏珊的舞鞋.亚般把它当作宝贝,他甚至舍不多拿它去抽马.我把马鞭放回原处之后,抬头看看四周,只有浩瀚的深蓝夜空.

在感情伤我们无法互相关怀,小不点亚般有时会莫名其妙自责.我问他苏珊有么有吻过他,他有意瞒我,一定是没有吧.对于这个问题他面露一种奇怪的表情,他喃喃说,都是我不好......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他,米诺总来不吻我,我问米诺是不是因为她的牙齿长的不整齐呢?米诺那时还假装很生气.

或者是真的很生气.

一个吻有什么了不起的,谁都可以假装被吻过.

亚般最近常常睡不好,因为我常常听不见他打鼾的声音.我觉得他为了一个公主这样是不值得的,一个骑士是需要对不去很多公主才会显得比较成熟.所以亚般才看起来象个小人,当然我没打算帮他.我和米诺分手之后亚般骑士得到了许多实惠的事,因为米诺喜欢吃草莓,所以我在空地上种了一大片草莓.草莓丰收的时候,米诺已经跟别人跑了,亚般就只能陪我一起吃.我决定明年让这片地荒芜了,省得小人亚般占我失恋的便宜.

米诺找遍全国上下也找不到比我的草莓地更肥沃地土地了,她真的很笨,或者,她没我以为的那么喜欢草莓.我又一次被骗了,我发现我一点点都不生气,倒是被亚般占了便宜,我有些不乐意.

在我和亚般住的地方附近,有两只猫,一只是桦树猫,因为他的家在桦树旁,另一只是藤蔓猫,因为她的家在藤蔓旁.亚般最近出奇的忙,而且鬼鬼祟祟的.于是我只有通过这两只猫来打发时间,藤蔓猫长的很弱小,而话说猫却很威猛.在我看来并不般配的他们俩,却常常在晚上约会.他们的眼睛会射出锐利的光,他们都很敏感.我好几次偷看都被他们发现,而后他们迅速逃散.奇怪的是,藤蔓猫每天都要回家,于是桦树猫在深夜缠绵之后会送她回家,然后再迅速的窜回来.他们在互相等待的时候我常常回去问候一番,我也觉得自己很无聊,可等待同样无聊,不是吗?我对藤蔓猫说我某天看见他们的时候,她会脸红,然后说"你真无聊",而我对桦树猫说的时候,他会很豪爽的说"连这都被你看见啦!哈哈哈",于是我感觉这小两口貌似并不般配.

谁知道呢?也许人家好着呢.昨天桦树猫还含着鱼打算去看藤蔓猫,他的声音含含糊糊,却是挑衅的问我:"你还处于挂牌状态?"

我不喜欢被嘲笑,有什么了不起,我的朋友亚般还不如我呢!只是,他最近在忙什么呢?

我今晚一定要逮着他,然后问个究竟.

亚般今晚回来很憔悴,我问他是不是失恋了,他浅浅的笑着,而后说他真的恋爱了.他说他感觉自己是象在蜜里一样甜,他说他感觉很疯狂,一点都不觉得累.他说他吻她了,而后她没有逃开,着让他感觉都天大的喜悦.他说他打算为她打一双舞鞋,所以要去远一点的地方找个鞋匠.

我会意的点点头,想着你这家伙一定是又要骑我的马了,你这个小不点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也要离开我了.你去追你的公主吧,有你好看的!你这个没有信仰的小不点.第二天亚般果然走了,他不但骑走了我的马,甚至拿走了我的马鞭.我在空空的马厩里转了半天,只看到他自己的马鞭,上面刻着苏珊的舞鞋.

他在搞什么,那么珍贵的东西都不要了?

亚般晚上回来,有一些沮丧,我问他怎么了,他又一次用我喜欢的那种带又景仰的眼神看着我,问我能不能把马鞭给他,他说只是暂时的,他说他一定会给我一个更好的.我感觉这小人应该不会骗我,我不知道我的感觉会不会骗我,我不知道它是不是会背叛我......只是这个夜晚特别漫长,因为亚般睡的很香,所以我莫名忐忑不安起来.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马厩里两个马鞭都没有了,我觉得很奇怪.后来桦树猫和藤蔓猫来看我,告诉我他们快要结婚了.我们在一起聊了很多,他们看起来竟然般配了起来.藤蔓猫不像从前那样羞涩,而是对我高谈阔论.比方:一只好的猫能让你透过它看到全时候,而一只坏的猫会让你因为它而失去全世界......桦树猫却不像从前这样魁梧,它看起来很温柔,甚至有些伤感,它说,我要永远脱离光棍组织了,那所有的寂寞的自己就都交给你了!

这年头,想来性别错位很严重.桦树猫成了感性猫,腾贸猫成却成了理性猫.我真诚的祝福他们,因为毕竟目击他们都转变成这样子了,我感觉自己象上帝一样.

一个人的日子很寂寞,一个骑士的生活更潦倒.我把战衣脱了下来,就这样光着身子,我发现自己很苍老,伤痕看起来很狰狞.骑士尊严或许并不在这一身战衣上,信仰只是说来很好听.我有信仰,可是仍然很寂寞,在没有人敬仰的看着我时,我便坦坦荡荡承认罢了.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很寂寞......

尤其时大家都为了不要寂寞而离开的时候,我就显得特别寂寞.我怎么潦倒成了这样子呢?

我打算出城一次,再呆在家里我会崩溃的吧.许多年以后证明,我这一次出城是错误的,许多年以后证明,我的感觉从来不会骗我.

我首先路过一个店铺,上面挂着我熟悉的马鞭,上面画这苏珊的舞鞋,有个小不点曾将爱情挂牌.我在城里住下,人们告诉我,城里有一个真正的骑士,他为公主而战,他打败了公主的爱人,也赢得了公主的心.我仔细询问了一番,幸好我还带着我那战服,也许我还能和那勇士斗一场.

人们告诉我,那个骑士叫亚般.

我哈哈大笑,说怎么可能,这么个小人.霎时我想起了桦树猫和藤蔓猫夫妇,有一种祝福的心情盖过了可笑......

我问,那公主是苏珊吗?

热心的人们互相询问苏珊是谁,他们还问我,你不知道米诺吗?

我说,我不知道吧,呵呵,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不过我流泪了,关于这世界所挂牌的一切.

这话如今想起来仍然让我眼眶湿润,"你不知道米诺吗?"

这世界有时候比我的命运更可笑.

只是大家看来,并不太寂寞......

虽然我曾说过我不希望他象我一样潦倒,这是真话.

这些年我已经再也不说真话了.

 

  这是我十分喜欢的一篇小说,从里面似乎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