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

为了爱情 我曾到过那里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已婚。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被误解的审美  

2008-07-23 21:4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蘅芜被误解的审美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男女对性感的态度属于神经分裂状态,我们继承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道德意识,认为“性感”是邪恶的,不道德的。特别是女人,只要性感就是淫荡的表现,就肯定是个坏女人。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已经充分引进了西方的时尚消费模式,而今的林妹妹等十二钗,都勇敢地蹬着Dior高跟鞋,扭着紧绷绷的Gucci小屁股,在那些叫着响亮的英文名字的夜店里面让有钱的宝哥哥看得不亦乐乎。
     这就让大多数人接受不了新版《红楼梦》里面的含蓄性感,没有暴露任何肌肤,但是让你浑身冲动——就像我们封面上的秦可卿。而我们的精神分裂却可以接受同样一个人,演员唐一菲几乎被《男人装》扒光了衣服的照片,因为那种性感很容易让我们欣赏之后谴责为黄色,既过了瘾,还不失尊严。这就是我们现在社会的伪君子性意识。
     这种矛盾在新版《红楼梦》的争论里面充分暴露出来了。5月25日,李少红导演发布了新版《红楼梦》里面一些美术造型和景象,网上立刻爆发了一场围绕叶锦添为《红》主要人物造型的争论。导火索是有媒体报道说,新版《红楼梦》将推出“性感十二钗”,有坦胸露背的服装。这是否属实没有人确认,但所有人认为“性感”二字不应该和《红楼梦》有关,因为《红》是伟大的中国文学名著,而“性感”不是小妓女的特征吗?怎么能用在诸多红楼妹妹身上?
     这场评论对于李少红和叶锦添来说,应该是很无奈的。首先,新版《红楼梦》里面十二钗的造型的确非常性感,但是这种性感是一种偶然。而至于暴露,采访时我们偷偷看了很大一部分造型的模板,没有看见任何大面积的皮肤,不管是前胸,还是后背。
     我们的采访是在争论之前。在问及新版造型的重要元素时,“性感”二字根本没有人提到过。叶锦添在采访中说,中国古装设计不容易,是因为我们对服装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必须从各种历史书里面去找到这些细节。在创作过程中,他最先考虑的问题是回避中国古装的符号化。他以为当今的古装设计太偷懒了,只要把各个朝代的符号给足就可以,已经不考虑人物特征。
    “我的任务就是根据导演对人物的阐述,在造型上达到和导演一致。”叶锦添说。他认为好的造型不仅要尊重历史,而且要给人物性格加分,要让服装帮助观众更深的了解人物和角色,而观众生活在现代,如何用一种现代审美把一个古代人的性格勾画出来,叶锦添认为他的工具就是颜色搭配和服装的剪裁、搭配。比如林黛玉,叶锦添认为她是反封建、非常现代的人物。所以黛玉的服装颜色多为当代知性女子所喜欢的“半调色”,“林黛玉是有点反叛的,”叶锦添说,“但是她不能表达出来,毕竟是在那个时代。但是她在自己衣服颜色上的选择可能就有点与众不同。”叶锦添继续解释道,现代人要表示反叛有朋克服装,古代其实一样,任何时代,服装是自我表达的工具。
     为《红楼梦》电视剧设计造型真是一个大工程。叶锦添的助手为我们展示了二十几块大约一米宽,一米半高的纸板,每块板上面是一个《红楼梦》人物的造型,每个人物至少有二到三套衣服和妆容,每套衣服有正面和侧面的照片,正面和侧面又分全、中、近三个景。主要人物,像十二钗,服装就更多了。
 “大概几百个人物需要形象设计。”叶锦添的助手说,“我们有好几百块这样的板子,每个人至少一块。”
      我们特意挑选了一些我们认为充满中国女性性感、但是不暴露的造型放在这个封面故事里头。而当然,最性感的就是我们这期的封面人物秦可卿。

 

这张照片的性感在于其表情的含蓄和内敛——有点西方人眼里的东方美。下视的眼晴,没有任何侵略感但是充满了欲望。有点撅着的红嘴唇在无言中调情。其性感在于是反西方的性感,不暴露,不送秋波,就低着头,微微的状态。这与我们已经习惯的那种暴露的“性感”完全不是一回事情。
     道德主义者的叫喊大概不是真的看到了肌肤,而是这种传统的性感让他们下意识很冲动,但是又没有什么可谴责的。除了检讨自己的确也有“畜牲”的一面,真的不能赖别人了。
     “要推翻什么吗?”我们问,“要建立什么吗?你是那种会抢风头的美术总监。”
     “没有啦,”叶锦添说,“我只有一个小创举,如果大家能接受这个,我就感觉很成功了。”这个创举是各位女主角发型上用的“贴片”。这种贴片是中国戏曲中经常看到的,而在古装的影视中没有过,它并非没有历史根据。
      在《潘金莲的发型》一书中,作者孟晖根据大量的史料研究,非常清楚地讲述了“铀”是一种贴在脸上的古代女性化妆用品,不仅是美容而且是女性地位象征的重要饰品:

      这里所涉及的,是当时流行的一种特殊的化妆风气,正所谓“素面已云妖,更著花铀饰”(杜光庭《咏西施》),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很长一段时期,女性们流行用各种各样的小花片,来贴在脸庞上,鬓发上,这些小花片,就被叫做“花面”,或者“花子”、“面花儿”等名目。想当年,花木兰从沙场上九死一生地归来,她要恢复女儿身了,其中所必需的手续之一,就是“对镜贴花黄”。

      “不管今天的人怎么想,在那个时代的男人眼里,花铀就是性感的象征。”
      所以,新版《红楼梦》里面的性感是恢复中国古代的性感,也就是叶锦添这次造型最大的创举,重新起用中国古代的花铀。这也就是李少红说的“性感”。而怎么媒体就听成袒胸露背了,真是太奇怪了。我的估计是大部分媒体都不知道花铀是什么,更不要说这是古代女子对性感的一种表达方式。
     “我们对古代服装的了解是支离破碎的,”叶锦添认为,其原因是我们保护的传统已经是不完整的,不管是文字图片的记录还是一种手工艺的继承,我们都处在一个严重丢失的时代。若我们对古代服饰任何视觉印象,还真不是看书、看画得到的,是李少红和叶锦添通过几本电视剧的合作植入我们的脑子里的:如果说,唐朝人穿什么,大家会立刻想到《大明宫词》,民国呐?肯定是《橘子红了》。那么我们也相信不管怎么对比,最后留在我们记忆里的十二钗,肯定是新版《红楼梦》给的。因为《红楼梦》作为文学作品是不朽的,那么在每个时代它都必须有新的当代的意义。这种新的理解就来源于新版《红楼梦》这些作品。其实清朝的时候,《红楼梦》肯定就是那个时代的《欲望城市》,这么多女人被关在园子里天天没事情做,就是等男的来看她们。有情绪的时候跟Carry Bradshaw一样写点东西,比如对“相思”的理解什么的。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几个无话不说的女朋友。而性感是两个时代都不可回避的问题。
      不管是平面的,还是立体的;不管是新版,旧版,清版,民国版,解放版,保守版——就是黄色版,十二钗如果不性感,《红楼梦》肯定不卖,更不可能成为畅销的经典文学著作。
      只是可能我们现在对性感的理解已经彻底被西方当代流行文化洗脑了,我们不能理解给我们留了想象空间的性感,只能理解暴露。倒是新版《红楼梦》的造型会让我们对东方女人的性感有新的理解,终于可以远离《男人装》的性感定义。就拿我们这期的封面人物来说吧,可能是今年最性感的。据说摄影师都拍得很疯狂了,造型的古典,但是表情的现代和二者的融洽,让创作者高兴死了。这个封面是叶锦添老师自己挑的,是他在每个角色上百张照片中最得意的。而同时,一样标着“唐一菲”名字的是一组几乎没有穿衣服的《男人装》时装大片,就是属于软黄的那种片子,能暴露的都暴露了。所以《红楼梦》不是不能性感,只是怎么性感才合适。
       其实我们对历史的尊重是假的,而对性感的追求是真的。新版《红楼梦》能够让一部几百年前的中国文学作品获得一种新的活力,还有争议,还有误解,这就足够了。不然我们的历史都会慢慢死掉的。死的东西从来不性感。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